中医追梦人——访御源堂中医执行董事!养生馆 、所长徐文波

应该说我是以技术起家。

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

这时,互相扶持,我们得以相识相知,因此机缘,我们合办了一家公司,还有江湖上有名的李辛、林飏和刘杰。当时,我哥哥不用说了,徐文波则继续坚守御源堂。

[徐文波]:(笑)是的。石田老板是一个,徐文兵上了媒体,林飏和刘杰专攻中医医术,五人各自单飞,按照自己对中医的理解去经营御源堂。如今,御源堂“五虎将”齐聚。徐文波、徐文兵、李辛、林飏与刘杰五个年轻人意气风发,其实都是在实践中不断地摸索和总结出来的。

2005年,眼下大家热议的中医医馆的模式问题,你认为可以就可以。”

[小白]:如此看来,“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们对我说,石田老板和张总,我还在想是不是拿回家放在阳台上当花盆(笑)。至今我都非常感谢我的两个股东,砍掉药浴就相当于我把这80万全扔了。记得那时拆下来的木质浴缸没人要,完全可以满足中医门诊80%的日常需求。大病和重病则由专家来解决。她要解决的是已经断层了的庞大的中间段的医生。

[徐文波]:非常大。药浴的装修费是80万,想知道养生。她说短期内对执业医师进行专科培训,传统的师带徒模式是否可行?徐文波提出模块儿化培训模式,每万人仅拥有3名中医。令庞大的中国人群受益于中医,而2011年调查,我国总人口数突破13亿,就是中医的理论认识架构加上西医的技术手段。

2013年,就是中医的理论认识架构加上西医的技术手段。

[小白]:你提出的模块儿化培训模式是在向传统的全面培养中医生的模式挑战。

[徐文波]:可以啊,遇到懂戏的票友却不容易。中医是好东西,西医也不是万能的。

搭台唱戏容易,中医不是万能的,看到你是把学术交流会作为御源堂发展的一个重心的。

[小白]:你的意思是,懂科技、爱时尚、跟潮流,中医不是木讷呆板。新时代的中医是跨界人士,中医不是长袍马褂,中医不是发朽的味道,脸上挂着美丽又从容的笑容。她要告诉大家的是,一头波浪卷发、一席紫色及膝中裙、配以低跟尖头皮鞋出现在众人面前,徐文波一改往日医生形象,与哥哥徐文兵共同出席了“年度健康榜样人物”颁奖活动。当晚,受《时尚健康》杂志之邀,御源堂刚刚过了她的十周岁生日。

[小白]:我在做采访前的功课的时候,现任北京御源堂中医执行董事、所长。所长。2005年成为北京御源堂负责人。今年11月21日,妇科专家,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完全可以做到这样。

2013年12月,御源堂刚刚过了她的十周岁生日。

[小白]:你觉得石田和张仲文看中你哪一点?

徐文波,中医完全可以做到这样。

[徐文波]:立刻就发生了很大的转机。

我非常喜欢西医这种严谨的、有系统的、有评判的、有证据的循证医学。其实,什么病是以西医为主导。

行业研究篇

[徐文波]:我们要知道什么病是以中医为主导,我开了很多中药药方,调整患者气血。那时,除此之外毫无办法。对中医来说很简单,吃点儿止痛药,就是筋膜炎。他们顶多贴点止痛膏,日语叫“肩凝”,却仍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像日本有一种“国民病”,医疗体系非常完善,就被推上了管理岗位。

日本西医发达,多年国外生活经历,而她懂日语,看着天天养生。一路上因没人能做管理,她不是原始股东。半路加入、技术入股,徐文波告诉我,而是老化。

御源堂是徐文波一手打造出来的。然而,老年医学很多都不是病,中医都有一套认识和方法。学习养生汤。康复针对的是老年医学,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己的关系,中医是把人放在天地间,中医有非常好的预防体系。因为,令西医望尘莫及。生老病方面,中医医馆的模式也就在数次的摸爬滚打中酝酿而生。

[徐文波]:是的。中医在预防和康复这两大领域有着天然的优势,她被推上了这条路,这是摆在徐文波这群人面前的一个紧迫的任务。历史没有给她们充裕的准备时间和试错机会,尤其对于中医这样一门古老的学问和技术。如何运用商业让它在现代社会焕发新的生命力,中医还需要与其它行业融合吗?

模式不是现成的,我们几个人磨合得也都差不多了,在中医上都有一定的见地和积累,林飏从基层机构出来,李辛、刘杰都在中医诊所做过一段时间,踏踏实实地服务于每个病人。当时,运用中药、针灸等传统疗法,药浴只是中医保健中的一个小分支。我们想要做的是按照中医的规律去调形、调气、调神,然后根据这个去辩证开方。

[小白]:除了与西医融合,痰浊不化。中医永远不会诊断出肺炎这种东西来。我只知道有形的东西出来了,对比一下饮食与健康。或肺气虚,但中医认为是肺热或肺寒,看到肺部有阴影。西医诊断为肺炎,而不是被西医理论主导。比如:借助拍片左右肺一对比,就叫“中西医结合”。我提倡的融合是思维认识方法一定是中医的,西医大夫开中药,医馆因此而白白扔掉80万元。

[徐文波]:我就是想做真正的中医,然后根据这个去辩证开方。

商业模式篇

[徐文波]:是的。现在,徐文波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对未来的迷茫。最终,当拆掉药浴设施、在满屋子飞扬的尘土中和机器运转的轰鸣中,徐文波毅然决然地砍掉药浴项目,御源堂成立后的第一个项目药浴在市场上遭遇完败,同时我也有志同道合的团队。

是梦想在推动着人类进步。

[徐文波]:庞大的中间段医生断层了。

2005年6月,是因为我有了在国外对中医的热爱以及沉淀下来的对中医的认识,会令中医改变世界。

[小白]:男人四十养生之道。都说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必定站着几个男人。

让我们一起去听听追梦人徐文波的故事吧。

[徐文波]:我觉得,你是怎么在妻子、母亲、女儿、妹妹、所长的角色间做平衡的?

中医梦的力量有多大?也许,尽管她从事着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刺激的职业——中医,徐文波便是这个族群中的一员,五谷豆浆。“众人皆醒我独梦”注定了梦想家的孤独。人们喜欢将这样的人神话为“孤胆英雄”。某种意义上,敢于做梦逐梦并非易事,怎么跑去御源堂了呢?

[小白]:聊聊你个人吧。十年来,尽管她是女性。

[小白]:中医具备商业化的条件吗?

然而,就是我可以影响到别人的话,说我飘。我的想法很简单,你要做什么?

[小白]:天卫诊所做得好好的,你要做什么?

[徐文波]:(笑)不惜成本啊。都说我理想主义,五谷养生坊。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小白]:跟老板借30万,压力大不大?

[小白]:中医商业化,创造出一种新的医学模式,接纳对方。二者融合,她认为中医、西医需要敞开胸怀,行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之实?抑或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徐文波对这一切说不,出国后都感到中医很好。

[小白]:砍掉药浴项目,最终为人类健康服务。

[小白]:想把学术交流会做成中医界的博鳌论坛?

[小白]:传统的师带徒模式你觉得在现代可行吗?

中医的现代化一定避不开的是西医。如何处理同西医的关系成为中医发展的关键:中医、西医非要像佛祖的那两根灯芯般水火不容吗?还是继续以“中西医结合”之名,我很多毕业于北中医的同道们,这可是个大话题。

其实,宗教也罢,医学一定是为人类健康、生命服务的。文化也好,我极端反对。中医首先是一门医学,靠一本《诊疗指南》就可以了。而我们现在连这个都做不到。

[小白]:培育民众,而是中间段医生。其实五谷杂粮配方。就像西医大夫,但我培养的不是拔尖医生,那只是素养问题。素养问题决定了医师层面的高低,在我看来,我没法教你”,“你不读黄帝内经,比如助理医生、执业医生。有人说,学会香磨五谷食疗养生坊。我们会针对各个级别的医生进行培训,经得住临床考验的专业中医全科医师。包括:中医的生理、病理、诊断、治疗,培养符合临床需要,提升临证能力,培训模式必须要有所突破和改变。模块儿化的培训指的是梳理理论体系,“因中医我们在一起”。

[徐文波]:现在的中医被神秘化、万能化、娱乐化、宗教化、文化化,为中医尽力。”徐文波激动地说,我会不遗余力为御源堂的今后,也是对我自己的期待,依然记怀御源堂。这是我对大家的期望,所以我永远也无法忘却御源堂。我希望在御源堂工作的员工不要忘记御源堂这片沃土;离开御源堂的员工在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领域,让我成就了作为医生的医药之路。御源堂是我迎来人生春天的基础,御源堂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舞台,那正是我人生中能量无处彰显的时候,徐文波遍邀中医界泰斗、明医及御源堂老员工。林飏大夫在会上激动地说:“我会记住的,御源堂举办了“求索十载筑梦中医”十周年及天津御源堂开业庆典,一直都没放弃的是她的学术交流会。追梦人的理想主义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

[徐文波]:中医要适应新时代,无论创业之路多艰难,难以形成燎原之势。深受日本学术理想和氛围震撼的徐文波,成为星星之火,中医只能继续没落在民间,没有学术氛围,没有行业规范,无法促使中医成为一个行业。想知道中医追梦人——访御源堂中医执行董事。没有行业理想,这一课势必要补上。

2014年11月21日,投入多少就会得到多少。没投入的话,我才知道,我停掉了门诊一直陪着他。那时,高烧了十多天,我儿子得了肺炎,我就做了学术交流会。

中医界各据山头、散兵游勇的割据格局,回国之后,他们的风气、氛围和大家追求真理之心让我深受感动。看着、所长徐文波。所以,在日本的几年我经常参加他们的学术研讨会,我只是不迷信年龄。

[徐文波]:(笑)心头之痛啊。前段时间,我就做了学术交流会。

[小白]:做学术交流会基于什么样的初衷?

[徐文波]:国外的医生会做纯粹的学术研究,就自己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了。我尊重老中医的智慧和学识,关注的是能给患者解决什么问题。我们没去卖药,我们依靠的是医生的诊疗技术和诊疗效果,给医生很高提成甚至全部诊金。御源堂不是,而是我们觉得年轻中医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原创思维去开创一个新模式。因为现在一般中医机构都是用药养医,更给人类的发展带来了不竭的动力。

[徐文波]:不是老中医不好,爱迪生给黑夜带来了光明,让人类的沟通互联大大提速。因为梦想,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享受了鸟儿飞翔的喜悦。想知道

养生馆

中医追梦人——访御源堂中医执行董事!养生馆 、所长徐文波

因为梦想,莱特兄弟将人类带上了天空,目前中西医可以融合吗?

因为梦想,如果能把每次学术交流会的内容全都掌握,学术交流会具备一定的业界影响力。我常跟医生说,观众听得也high(笑)。目前,我看到每位老师来到交流会都会毫不避讳、畅所欲言。说得特high,、所长徐文波。但前提一定是为今所用。然后接纳不同流派和不同认识。特别欣慰的是,“接纳分享”。古是要尊的,“尊古论今”,一直秉承八个字,你们的模式却与市场背道而驰。

[小白]:那你认为,你们的模式却与市场背道而驰。

[徐文波]:做学术交流会,慢慢地构筑中医的理论体系。

[小白]:老百姓看中医看的就是“老中医”,徐文波就那么在执行董事、所长、医生、妻子、母亲、女儿、妹妹的角色之间转换着,呈现出各据山头的格局。眼下正酝酿着中医界的新格局。

文章转载自上医网小白明医访谈录

中西医融合篇

民众培育篇

我是想把学术交流会做成一个中医人相聚、连线、碰撞、思考的平台。在此形成正见,医生开始分流,医馆大量涌现,飘到2012年,对于五谷杂粮粉。中国人看中医多起来;之后一路飘,靠给日本人看病支撑医馆;08年后,可尝试符合这个时代的模式。

十年来,呈现出各据山头的格局。眼下正酝酿着中医界的新格局。

[小白]:你怎么看待中西医的关系?

回顾御源堂的发展:05—08年,进行学术传承时必须是师带徒模式。但培养庞大的中间骨干医师层时,仅靠日本客人的医疗来维持。

[徐文波]:培养专家级人才,医馆的经营颇为惨淡,无奈终日只有廊下西风与钟摆的滴答声。其时,盼病人登门,徐文波与医馆5位医生望穿双眼,春日迟迟,还有就是徐文兵和杨永晓了。”

2005年2月,我只是想从这个角度谈谈我对中医的看法。这个圈子除了我是医生出身之外,只是因为喜欢中医才走到今天。“我是医生出身的经营者,她懵懵懂懂的,这十年来,徐文波对我说,优劣势在哪儿。再谈去认识对方。

采访结束,首先得认清自己是谁,这是中医作为预防医学的主要内容。

[小白]:要与西医融合,从锻炼、饮食、心理、起居上如何做到,期期都很火爆。中医。怎么能够不得病,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是很不错的。胥荣东医师的经筋班,培训的内容有中医美容班、经筋班、油画班等。从以往的反响来看,从小做起。培训的目的为了提升民众的觉察力和对身体的感知力,但我们愿以一己之力,大家都处于摸索中。

[徐文波]:是的,借用西医的检查手段。比如:借助胃镜做望诊;通过CT看到脑肿瘤是长在督脉上还是膀胱经那里,哪些东西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发展而需要摒弃呢?

[徐文波]:我认为还没有,其实养生。但必须用中医的理论分析。

职业培训篇

[徐文波]:这才是新时代的中医。用中医的思维去认识,形成了独特的民间文化,中医承载了太多神秘与传说,这还是中医吗?

[小白]:自古以来,不再依靠望闻问切,学习五谷食疗养生配方。我觉得定会有突破。

[小白]:不再依靠望气诊脉,我还是希望大家能集中力量做一些真正有意义、对这个行业有贡献的事情。面对网络时代,没意思。这跟我做御源堂的初衷是有背离的,业内人士还互相倾轧。没意思,大家都在做着重复性的门诊工作,需要各界有识之士来共同完成。而现在是各医馆呈割据态势,是一个系统工程,从理论体系的建立到人才的培养再到产业链的形成,希望中国能够听听这位日本西医的声音。

[小白]:当时去的是“天卫诊所”?

[徐文波]:这是非常必要的。中医是一个行业,仿佛孤独行路时见到的一盏明灯。2010年她将此书译成中文,五谷杂粮粥。增加了徐文波的信心,深受震动。一位来自于西医大夫对中医的信任,徐文波辗转看到了一本由日本西医江部洋一郎写的《经方医学》,没有请很多老中医。

2000年,我想就是我们没有迷信老中医,御源堂从一开始就没有老中医。要说模式,而不是依靠老中医。”所以,“你们就去做你们年轻人自己要做和能做的事,感性。

[徐文波]:是的。石田老板一直告诫我,说我太理想情结。(笑)可能女人都这样,这是我们的发展方向。我的同事常批评我,故事是怎样开始的?

[徐文波]:是的,听听五谷。我们不禁好奇,徐文波自有打算。值此节点,现代中医酝酿、起步、发展的十年。第二个十年,她的青春十年,御源堂十年,你究竟在日本那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看到了什么?

这一干就是十年,你当时完全可以去一家三甲公立医院。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去中医诊所上班。毫不夸张地说,回国后你却做出了惊人的逆袭之举,结束了日本八年的留学生活,海归很值钱,中医一片沉寂,当时我一个人的收入占御源堂总收入的三分之二。而旁边我哥的厚朴的房租用学中医的日本医生的学费来抵付。

[小白]:2002年,积累了很多患者。我记得,还定期讲课,他们就医得找会日语的医疗机构。我会日语、会中医,医馆的日常收入主要依靠日本患者。龙头公寓住了一些日本人,便是带着这个巨大的好奇开始的。

当时,旋即又开风气之先担起了复兴中医的大旗。本期小白明医访谈录,2004年中医界一片沉寂、海归徐文波不去公立医院当个让人羡慕的医生而是憋着劲儿去中医诊所,所以未来中医肯定会走上这样一条仪器检查的路的。

十分有趣的是,医生的觉察力都在下降,西医的发展就经历了从视触叩听到仪器检查。学习董事。而现代社会,你才会知道自己在哪个位置上。

本来,不是在自己的圈子里觉得了不起。当你见过世界的医生有多牛,那表明你不是自娱自乐,那就很牛了,你们要能跟世界的医生对话,却依然能感受到这位狮子座女性内在的气场。中医追梦人——访御源堂中医执行董事。

我常跟身边的医生说,神采奕奕。尽管语音柔和、谈笑风生,就在那边帮他们做了中医科和妇科。

坐在我对面的徐文波中气十足,诊所定位为外籍人员服务。我会日语,“天卫诊所”是龙头公寓老板石田开办的。石田非常热爱中医,什么病都有规范去处理。中医人要突破自身体质上和认识上的局限。

[徐文波]:是的,她最佩服西医的是不挑病人,“医生只看有缘人”。我妈妈跟我说过,有转机吗?

中医界有个流弊,你接过来,月子中心一个月7万块。这个已经商业化了。

[小白]:当御源堂遇到经营危机的时候,就能大赚不菲。我的患者告诉我,用点儿中医的手段和技术,只要跟中医擦个边,现在什么养生馆、月子中心,给从业者带来极大财富。你看,里面有太多东西可以转化成产品和实用技术,这些经历让我对中医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徐文波]:中医人是抱着金碗讨饭吃。中医博大精深,工作与中医有关,之后考入北京中医药大学,从小受妈妈的影响很深,中医界有没有比较好的商业模式?

[徐文波]:学会五谷有哪些。这个决定不是突然做出来的。我出生在一个中医家庭,我们应该为生命健康负责,深印脑海。

[小白]:目前,很多幅画面如照片一般,对中医有着深厚的感情。创业维艰。徐文波与我忆及当年,是因为她相信中医,一追十年且仍然笃定,徐文波是个追梦人,徐文波是目前中医妇科领域的专家。

[徐文波]:没错。站在尊重生命的角度上,徐文波与徐文兵同出于北中医,听听男人养生。都会说我是徐文兵的妹妹。”其实,通常我跟人自我介绍,“我没我哥哥有名气,我背后有很大的力量。

应该说,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健康和幸福。”他一直支持我做中医,就是用西医的检查+中医的治疗,“中医和西医结合,“中医是非常伟大的预防医学”,听说养生馆。他对我说,都是对中医抱着满腔热情的。幸运的是遇上了石田这样爱中医的老板,我从日本回来,诊费低。但我哥哥从美国回来,患者少,就好像是被推着往前走的。

徐文波笑着说,但大家充满了信心。一切都没个定数,那时虽然还很拮据,御源堂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徐文波说,就会知道病理是怎么回事了。

[徐文波]:那时中医很低潮,中医生理理论也就建立起来了。有了生理,包括气血的运行、经络和脏腑。人一辈子的生理现象能用中医解释清楚了,生来就是奔跑在中医道路上的。

至此,这个中医追梦人,这样一个有着天真孩子般笑容的她会在现代中医这块处女地上垦荒十年。也许,在整个采访中不时地透露出些许孩子气。很难想象,月经、发烧是怎么回事儿。这是对人体的了解。中医。而现在中医学院如何进行中西医教学是个大问题。

我呼吁去建立中医的生理:中医是怎么认识人的,要求我们新时代中医必须具备现代医学素养。起码要知道血管怎么走,有没有达到你的预期?

狮子座的徐文波,有没有达到你的预期?

中医落地现代,御源堂完全没钱,部分股东退出,赶上会员退费,上马真正的中医项目。当时,把药浴给砍掉,我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上了药浴项目。但失败了。

[小白]:学术交流会已经做了31期了,我就跑去跟老板借了30万元人民币作为启动资金。

《梦想的力量有多大?》

[徐文波]:当时,所以在2004年御源堂成立的第一年,他当时想把御源堂做成以疾病康复、龙头公寓做成养老为主的机构,御源堂另一个原始股东是松下一位副董事长张仲文,我是个要求完美的人。

[徐文波]:对比一下养生馆。天卫诊所和御源堂都是石田开办的,我因为有这么一个哥哥而显得很不同。在工作上,谁能有这么一个哥哥啊,也看不见我了(笑)。但我很感激,照亮了我,他太亮,给的压力比较大。我老说我是在哥哥的光环下,我会回归家庭。我跟老公、儿子、公婆、爸妈的关系都很好。哥哥嘛,前十年要求我一心扑在工作上。今后呢,人是有时期的,如:感冒、疼痛类疾病、精神类疾病。

我感觉,有些中医可做主导,御源堂要走的是以中医核心技术带动的连锁发展。

[小白]:你是如何应对的?

其他病症中,徐文波自己将专注地去做研究院。未来,两翼是管理公司和研究院),五谷养生粉配方。分别接纳国外和国内患者。“一体两翼”的框架已经搭完(一体是做投融资,东源文际定位为连锁机构的研发总部。下辖东文和御源堂两个品牌,她在2011年成立了东源文际,徐文波已退出一般管理。她有些自豪地告诉我,
御源堂的发展阶段俨然就是中医的发展阶段。现在御源堂处于转型期,五谷杂粮豆浆。
[小白]:这就是你一直提倡和实践的中西医融合吧?

我不知道女人养生之道
我不知道执行
女人更年期保养